str2
欢迎您来到!

韩企盲选招聘不看分数看颜值?应聘者高价做整形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人才招聘 >
韩企盲选招聘不看分数看颜值?应聘者高价做整形
* 来源 :http://www.health-inn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8-01 08:15 * 浏览 :

  中新网10月26日电 韩国《亚洲经济》26日刊文称,最近,韩国企业流行不看学分、不看证的“盲选招聘”,却间接促使毕业生们努力在外貌等方面下功夫。韩国业者担心,所谓的盲选招聘会变成“外貌”招聘。

  韩国企业招聘季来临,不看学分不看证的“盲选招聘”方式盛行。盲选本意是欲打破学校出身的,但也正因为无法凸显“硬件”上的优势,韩国毕业生们便在外貌等“软件”方面下足了功夫,希望能在面试中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
  很多认为外貌不出众会不利于就业的学生们,甚至不惜花高价做整形手术。金某(27岁,女性)近2年来面试了韩国各大企业,每每都会在最后一轮面试中败下阵来。她认为是自己嘴角下垂给人的印象不好,便去整形外科打了肉毒素。

  南某(29岁)为了在面试中给面试官留下一个好印象,最近专门去学习了如何穿衣打扮。南某说:“哪怕只是衣服的颜色搭配对了,都会给别人不一样的印象。”她还花了2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180元)专门做了测试,寻找适合自己的口红颜色,和适合自己身材的服饰搭配。

  韩国整形业界相关人士表示,最近进行“就业整形”的男性也在不断增多。首尔新村地区的一家整形外科负责人称,现在很多男性都会因为M字额头等问题,去矫正发际线。

  高价的面试补习班也备受毕业生的追捧。一对一授课5课时(每次90分钟)的价格就高达6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3540元),但每周一到周六补习班里仍是“座无虚席”。

  连韩国企业中的人事负责人都在担心,所谓的盲选招聘会变成“外貌”招聘。今年7月,韩国就业门户网站Job Korea,对418名企业人事负责人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45%的受访者认为“担心盲选会演变成,单凭外貌及临场应变判断应聘者的招聘”;47.5%的受访者认为,聘用人才的标准很模糊。

  中科院团队在云南发现一蓝色蘑菇新种,命名为“勐宋粉褶菌”,这一研究发表在国际期刊《土耳其植物学》上。中科院团队在云南发现一蓝色蘑菇新种,命名为“勐宋粉褶菌”,这一研究发表在国际期刊《土耳其植物学》上。

  10月19日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附近的火场,一名消防官员向记者展示飞机向森林洒阻燃剂的画面。记者吴晓凌摄10月19日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附近的火场,一队消防员在洒满阻燃剂的林间处理。

  10月19日下午,在宜宾市江安滨江睡旁边的停车场,一辆香槟色的大众车突然失控冲下近20米高坎,车被摔得面目全非,所幸女驾驶员仅受轻微擦伤。“女驾驶员加油时用力太大了,导致汽车前行失控撞坏护栏,坠落悬崖,并非误将油门当刹车。

  原来,10月13日晚,雁江特警在拍摄长工作照时,该名小男孩“闯入”合影被劝离。雁江警方在寻人消息中称,10月13日20时许, 雁江特警利用换班休息时间拍摄长工作照的时候,被一名想与特警叔叔合影的萌童“闯入”。

  10月19日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附近的火场,一名消防官员向记者展示飞机向森林洒阻燃剂的画面。记者吴晓凌摄10月19日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附近的火场,一队消防员在洒满阻燃剂的林间处理。

  C919大型客机102架机停放在中国商飞公司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总装车间内(10月18日摄)。记者 丁汀 摄工作人员在中国商飞公司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总装车间内对C919大型客机102架机进行系统装配(10月18日摄)。

  10月20日,在总队十一支队训练,战士们仍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地进行着小组战术训练。2017-10-20 06:36:00不忘初心的历史担当——以习同志为核心的理政品格之二辛识平:不忘初心的历史担当——以习同志为核心的理政品格之二10月1...

 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19日,英国伦敦一群男演员们扮成“憨豆先生”的模样,参加一款手机游戏的宣传活动。他们统一着装行走在伦敦街头,从表情到肢体动作都与“憨豆”十分相似。图为“憨豆先生”们在伦敦眼排队等待购票。

  来自安徽的唐女士和她丈夫租住在浙江嘉兴海宁市许村镇团结村,以做小生意为业。”许村垃圾中转压缩站相关负责人19日告诉记者,10多名环卫工人和唐女士找来的朋友一起帮忙,从18日早晨7时找到9时30分许,终于从垃圾堆里找到了唐女士扔掉的5万元。

  23岁的Jordyn Cleverly来自美国爱达荷州博伊西,在决定和男友结婚后,Jordyn在两年的时间里,试穿了30多次,也没有找到理想中的婚纱。在场的所有亲朋好友都被这一幕了,奶奶难以置信地看着孙女穿着自己当年穿过的婚纱站在她面前,就像是做梦一样,泪水不禁地流了下来。

  在一处PM2.5监测站点,徐瑞果与监察总队同事在讨论监测数据。野地蚊蝇叮咬,荆棘刺人,市监察总队监察二科的徐瑞果顾不了这些,他一个健步登上围墙,站上高处认真勘察取证。